从山洞出来之后,两人当即施展身法,继续朝着东面飞掠而去,尽管唐锋只是五行神境八重,比徐尧道台二重境要低得多,但速度却不慢。

甚至在力飞行之下,徐尧还赶不上,而且很快徐尧就已经出现疲累,从这点上来看,唐锋除却拥有种种强大的底牌手段,灵元也很是雄厚。

“大哥你难道不觉得奇怪,按照道理来说,咱们进入洞天也有一段时间了,盖九幽这家伙应该能够查探到咱们的大概位置!”

徐尧说着喘了口气,接着道:“可是到现在为止,根据手令来判断,这家伙非但没有朝我们靠过来,反倒是距离越来越远了!”

这一点唐锋自然早就已经发现了,当下皱了皱眉道:“若推测不错,恐怕盖九幽这家伙应该是遇到麻烦了!”

徐尧点点头道:“看样子咱们速度应该快些!”

唐锋咧嘴笑道:“也不用太担心他,那家伙虽然境界跟你现在一样,但却有些手段,倘若真的碰上大淼王朝的人,即便是不敌也能脱身!”

虽然嘴上如此说着,不过唐锋的速度倒是不慢,只是为了照顾徐尧,他并没有进行力飞掠。

剑冢洞天面积非常之大,不过似乎没有黑夜白天之分,因为从进来到现在,天穹之上所挂着的那轮太阳,始终都在同一个方向。

这种现象虽然有些奇怪,不过唐锋也知道,眼下不是探讨这些的时候,也不知过了多久,前面景象忽然开阔起来。

这是一处辽阔的平原,平原草丛茂盛,一条宽阔的河流奔腾而过。

徐尧忽然手指前方道:“大哥你看,那边好像有人!”

Candice大摆性感的pose

事实上唐锋早就已经看到了,而且也已经看清楚,这四个人正是聂无双等蜀山的亲传弟子,只是唐锋想不到,竟然这么快就又遇到了他们。

“是聂无双几位师兄,他们好像遇到了什么事情,走我们过去看看!”徐尧说完当即加快速度,整个人化作了一道虹光,眨眼间就掠了过去。

只见这是在大河之畔,立着两名蜀山亲传弟子,而聂无双与另外一人,则是漂浮在河面之上,四个人浑身都已经湿漉漉的,而且身形很是狼狈。

他们每个人都在看着河中,脸上既有为难之色,同时又有不甘。

看得出来,这四个家伙刚才应该经历过了一场恶战,而且还是在水中,只是这场恶战他们并没有讨到任何的好处。

“聂大师兄还有三位师兄,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徐尧掠下来后问道。

只是这四人望着河水实在太出神,竟然都没有察觉到两人的到来,听到声音后才猛然反应过来。

“是你,你怎么来了?”徐尧猛然一惊,随后瞪向唐锋,咬牙喝道:“还有你这家伙,竟然也来了!”

说话的时候,聂无双脚下轻轻一点,整个人已经飘到了河岸边上,另外那名蜀山亲传也跟着掠了过来。

一时间这四人形成一排对着唐锋,眼神里充满了戒备与敌意。

唐锋只是皱了皱眉头,什么也没有说,不管怎么说,这四个家伙乃是蜀山弟子,而且还是徐尧的同门师兄弟,自己这次与盖九幽受邀进入洞天,总应该给蜀山一个面子的。

徐尧走上前来问道:“聂师兄,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看你们的样子,似乎刚才还经历过一场大战?”

聂无双顿时冷哼道:“我们在做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么?”

这番话不禁令得徐尧顿时语噎着,本来他还想着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纵然先前有过冲突,但如今在外头应该团结起来互帮互助才对。

只是现在徐尧才知道,自己想的未免有些太过单纯了,这些所谓同门,根本就不领他的人情,非但不领情,反倒还将他当成了敌对的对象。

唐锋只是静静看着,也就是这时他发现,聂无双在说话的时候眼神闪烁,时不时还朝旁边那条大河里望过去。

“有古怪!”唐锋心思何等玲珑剔透,当下立刻释放出大衍星辰决来,无声无息的穿过河水,进入到河底深处,很快他就查探明白了。

“老天爷,原来这里,竟然也有一柄半仙剑存在,我就说呢,难改聂无双这些家伙会表现的如此戒备。”唐锋心中冷笑。

不过很快他也发现了,在这柄半仙剑的旁边,还有两名道台境妖兽,妖兽体积庞大,气息雄浑。

“竟然是两头雌雄蛟龙蟒,想来刚才聂无双等人与其交战的应该就是这两头蛟龙蟒才对!”唐锋暗暗冷笑。

这两头蛟龙蟒盘踞在河底深处,看样子应该是在守护这柄半仙剑,想来应该是这柄半仙剑的主人生前所豢养的妖兽。

不过两头妖兽境界都不低,其中公的那头竟然已经是道台三重境界,而另外那头雌性妖兽则是道台二重。

聂无双如今也不过只是道台二重境界,其他三名蜀山亲传弟子有两人是半步道台境界,其余另外一人还只是五行神境。

单凭这等战斗力,根本就无法与蛟龙蟒相互抗衡,毕竟这两头蟒蛇,体内拥有一些蛟龙的血脉,战斗力远超同类蟒蛇。

也就是这两头妖兽并不自行浮出水面攻击,否则的话聂无双等人只怕早就要葬身此地了。

就在唐锋暗想之际,徐尧忽然笑道:“几位师兄,其实你么不说我也知道,这条巨河深处,藏有一柄半仙剑,对不对?”

“想来刚才你们就是为了要夺取这柄半仙剑,与河底的妖兽发生战斗,而且一时间奈何不了下面的妖兽,对不对?”

徐尧这番话一出,聂无双面色勃然大怒,咬牙喝道:“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说你们这两个家伙刚才就一直在暗中跟踪我们?”

徐尧笑道:“倒不至于跟踪你们,不过你们别忘了,我本身就是仙剑之体,天然的能够感应这种类型的宝物。”

聂无双咬牙道:“既然你已知道河底有半仙剑,那么现在你们两个,打算怎么做,是不是想出手抢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