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仲怀和风熠宸走到走廊的尽头。

风熠宸看到这边走廊的窗户打开,就拿出来香烟,递给他一支,自己也点了一支。

两个人在床边抽烟,很是平静。

风熠宸不言语,也不劝林仲怀什么。

毕竟这种事,换了谁都不好过,更何况这辈子难过的是林仲怀和他的父亲。

“是不是有点狠?”林仲怀吐出来一口烟雾问风熠宸。

风熠宸一怔,吸了口烟,“呀,心思太重,有些事,根本不是能承受的,何必在意?”

“的意思是,我可以不用管老爷子?”

“我没说。”风熠宸笑了笑。

林仲怀也是无奈一笑:“是啊,这都是我自找的。”

“顺其自然吧。”风熠宸道:“不如现在,找个护工,我们回去。”

“行。”林仲怀也不想呆了,该做的,他自认都做了。

调皮捣蛋美少女周末治愈系写真

他抽完了一支烟,正准备走。

林成典出来了,迎着他们,道:“风先生,我爸想要见见。”

风熠宸一怔,黑眸里闪过一抹了悟。“单独见我?”

“是的。”林成典点点头:“老爷子想要跟聊一聊。”

风熠宸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目光投向了林仲怀。

林仲怀眉头立刻蹙紧,沉声道:“游说。”

风熠宸耸耸肩,道:“借游说我来达到游说的目的,说真的,倒不如游说顾好,我又不是当事人。”

林仲怀眉头紧皱,对于爷爷这样的举动,他有些反感。

这些年爷爷做的事情,也没有做到他的心坎里面去。

“要不我就不去了?”风熠宸腹黑的笑着问林仲怀。

林仲怀一怔,看他一眼,面容沉沉:“随。”

风熠宸翻了个白眼:“不去,万一老爷子那什么了,岂不是一辈子的遗憾,我可不想落个埋怨。”

林成典立刻接口:“是,风先生说的是,还是见一面吧,也不会耽误多久,我爸这眼看着也不行了。”

风熠宸看了一眼林成典:“最好祈祷一下的老父亲还好好的活着,否则的话,谁稀罕搭理们?”

林成典一愣,顿时明白风熠宸话中的意思,立刻到:“是,风先生说的是。”

今天这一切仲怀还能理会他,都是因为爸爸还活着,爸爸死了,就各奔东西了。

不再是一家人了。

风熠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径直往病房走去。

一进门,就看到老爷子从床上坐起来了。

风熠宸立刻到:“您还是躺着吧,这么大岁数了,既然死不了就别折腾了。”

风熠宸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他不想太客气,因为这糟心的老头太可气了。

老头也没有对风熠宸的话生气,只是望着他,眉眼间多了一抹疲惫,像是强撑着一样。

良久,老爷子才说:“我还不能死。”

风熠宸拿过旁边的一个凳子,坐下来,看向老爷子:“总算聪明了一次。”

老爷子也望着他,“是那个丫头的丈夫?”

“没有结婚呢。”风熠宸如实的回答:“打算安葬好了外婆回去领证。”

“没有结婚就生了孩子了?”老爷子是老人,自然很是排斥未婚先孕这件事。

风熠宸点点头:“是的,这是事实。”

老爷子眉头紧蹙:“孩子这么大了,才想着结婚,是不是太儿戏了?”

“呵,别说我。”风熠宸道:“不也是,孩子那么大了,说把老婆赶出去就赶出去了,咱们半斤八两。”

老爷子脸色一变,抿了抿唇,没有再言语。

“找我什么事?”风熠宸沉声道:“直接说呗,别浪费时间。”

“不会很久。”林老爷子道。

“那是,觉得不久,对来说人生快到头了,我的人生才刚开始,我得赶紧回去,陪我的女人,我可不想蹉跎每一寸光阴。”风熠宸意有所指的开口。

他看到老爷子的脸色一僵,很难看。

风熠宸不动声色的望着他:“还不说啊?”

“我不想承认。”林老爷子目光转向了风熠宸,对上他的眼睛,沉声道:“我这个人做事情从来不后悔,可是这件事我真的后悔了,我确实把阿惠赶走,是不应该的。”

“跟我说有用吗?”风熠宸淡淡的望着他。“这些话,应该跟的孙子说啊,仲怀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也许他和他爸爸穷极一生就想要听的道歉,外婆是没有机会儿听到了,的小儿子也没有机会听到了,却跟我说,要不要我把人从外面叫进来。”

“不用。”老爷子立刻摇头:“不用叫他。”

这下风熠宸愣住了,“什么意思啊?明说行吗?”

老爷子没有言语,半晌之后,才开口道:“我宁愿他恨我。”

一句话,真是把风熠宸给砸在了那里,愣了半天,才忽然明白了什么。

他眯了眯眼睛,望着眼前的老头。

他脸上有着嘿嘿的老人斑,皮肤也很蜡黄,看这样子确实也撑不了几年了。

他这些年,自己一个人孤独度日,也是一种变相的惩罚吧。

风熠宸轻哼了一声:“恨?人家不见得恨,这不是自作多情吗?我发现这个倔老头子总是喜欢自以为是,是不是们老年人上了年纪都喜欢倚老卖老?”

老爷子也没有怪风熠宸的意思,只是到:“能帮我完成一个心愿吗?”

“凭什么?”风熠宸脱口而出。

“就当是一个弥留之际的老人的嘱托。”老爷子道:“我只想跟于明惠用一个骨灰盒,同一个墓穴。”

“这我说了不算。”风熠宸眉头紧蹙:“这老头是害我,我们家顾好一定不会同意的,我要是这么干了,她得气死了。”

“我知道凭风熠宸只要想做,一定是可以做到的。”老爷子又是开口。

“被给我戴高帽。”风熠宸立刻拒绝:“我可以做到,但问题是,不是我想做的,我为什么要帮?”

“我在这世上,没有可以嘱托的人了。”林老爷子轻声的开口。

风熠宸再度愣在了那里,看着眼前的老头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点不忍。

他可以察觉的出来这个老头的寂寞和悲哀,那种漫天悲凉的萧瑟感,是如此的浓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