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国之中,尤其是立国的这段时间里,万户这个职务是非常稀罕的。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金国这里是依靠手中的拳头大小来说话。谁的兵多,谁的话语权就大。

而一个万户,手下至少数千兵马,外加打下来的附庸部落。实力上那是非常强悍。

开国时期的金兵,其战斗力远远超过百年之后被夹击灭国的时候。

完颜娄室被称为金国第一战将,戎马生涯历经百战几乎未尝一败。

从达鲁城九陷辽阵,到攻破中京。

从抓获耶律大石,到擒拿辽帝。

从击败高丽,到打垮西军主力。

完颜娄室因为出身血统的关系,只能做到万户。可他的功绩太大,名声太过于响亮。所以他是金国第一个万户。而且他的封号,是黄龙府万户。

黄龙府就是岳飞说的直捣黄龙的那个黄龙府。

这是阿骨打起兵之后,从辽人手中夺取的第一座重要城池。

而此时此刻,这位金兵第一名将,却是被王霄夹着了肋下一路疾驰奔向黄河。

采菊花的小姑娘

“能让俺死在战场上吗?”动弹不得的娄室并没有什么畏惧的神色,他看向王霄的目光很是平静,而且汉话说的也不错。

策马疾驰的王霄,回头看了眼身后轰鸣如雷的追兵,再看看娄室“不想做俘虏?说不定你能活下去。”

娄室笑了“活不活的不重要,自从俺上了战场,就只求战死沙场。”

“你倒是看的开。”

王霄露出笑意“虽说是对手,不过你这样的人死在刑场上的确是有些可惜。那就死在河里吧。”

勒住脚底打滑的战马,王霄翻身站在冰面上。

脚上凝聚力量,重重的向下踩落。

厚实的冰面被他踹开了一个大窟窿。

伸手拍在了娄室的肋下,转头看着身后那些近乎于疯狂的娄室亲兵。

抬手将完颜娄室倒栽葱似的塞进了冰面之下。

看着娄室随着水流向下游飘去,王霄满意的上马离开。

后面大群追兵赶到,不顾冰面光滑摔伤战马,疯了似的一路凿冰,想要把娄室给救出来。

甚至还有悍不畏死的,直接就往王霄踹出的冰洞里面跳的。

一路来到南岸的王霄,勒马看着冰面上嚎啕大哭的金兵,轻轻的叹了口气。

“你们也会哭啊。”

“那些在你们马蹄下,在你们刀斧下痛哭的百姓,估计是没想到你们也是有眼泪的。”

金兵南下,河北之地血流漂杵。死伤者何止百万。

而且他们还处于最原始的社会形态,把所有人都当做奴隶看待。

沦陷在他们铁蹄之下的凄苦百姓,他们的眼泪足以淹没所有的金兵。

金兵占据河东河北之后,就将土地与土地上的百姓们分配给了猛安谋克们。

而这些金人,完全是将当地百姓当做牲畜看待。

动辄打骂那都是非常温和好脾气了,喝醉酒了直接拔刀才是常态。

而且他们都很好赌,用自己土地上的百姓作为筹码赌博。逼着他们互相厮杀分胜负,互相做着无法书写的恶行。

沦陷地的百姓并不被当做人来看待,他们的鲜血与眼泪,浸透了大地。

王霄看过太多有关于这一时期的资料。所以此时看到完颜娄室的亲兵在冰面上痛哭嚎叫,却是无法隔着一层厚厚的冰层救出自己的主人。他们的心中没有一丝的怜悯。

看了一会,估算时间确定完颜娄室不可能活下来,王霄这才转身疾驰去了汴梁城。

此时的汴梁城到处都是张灯结彩,鞭炮声不绝于耳。

劫后余生的喜悦挂在了每个人的脸上,不少人都是喜极而泣。

金人的残暴众所周知,一旦破城不管你是谁,身份如何都不会有好下场。

现在金人终于退兵,当然是要疯狂的高兴了。

看到王霄策马行走在街道上,四周百姓们都是自发的向他行礼,并且大喊着“仙师恩泽万民。”

一路来到紫宸殿,笑的如同花儿一样的赵佶父子,还有文武百官们正在大肆庆祝。

看到王霄过来,眼睛里满是泪水的赵佶急匆匆的跑过来,恭恭敬敬的向着他行礼“全靠仙师做法逼退金兵,皇宋上下深感厚恩。”

王霄环顾四周,入目所见都是一张张的谄媚笑脸。

“李若水呢?张叔夜呢?”

跟上来的赵桓急忙解释“李若水一心鼓动追击金兵,打发他去广西南路做安置使去了。那张叔夜不听命令,擅自带兵来汴梁城勤王,差点毁了议和大事。之前还附和李若水要追击金兵,已经将其下狱。”

哪怕是以王霄的城府,此时也是被气的脚趾都在颤抖。

虽然从未对眼前大殿上的这些人有过一丝一毫的希望,可依旧是被他们给气的头皮发麻。

前脚金兵刚走,后脚主和派就开始清理主战派。

李若水,青史留名的忠贞之士。死也要死在故国,骂贼而死。

张叔夜,带着儿子与兵马冲破重围来救援汴梁城,被掳走之后自尽殉国。

这样的人物,却是毁在了眼前这一张张满是谄媚之色的小人手中。

王霄闭上眼睛揉着太阳穴,将完颜娄室的头盔仍在了地上。

他笑着说“之前去追金兵,顺手料理的那金人第一名将完颜娄室。明天还要再去,找找看金人那里有没有里通卖国的贼子的消息。”

“对了。”王霄看着眼前的父子俩“两位陛下,我这里还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们。”

父子俩齐齐开口“仙师请吩咐。”

“请寻城中铁匠,用精铁打造一根棍子。”

王霄用手脚比划着“五寸粗,四丈长。越是坚固越好,越重越好。”

宋时度量衡,一丈约合现在的三点一米左右。

五寸粗那就是十五厘米,王霄大手一张能抓住一大半。

四丈长,那就是十五六米。挥舞起来,一棍子就能扫飞一伍的金人骑兵。

王霄很是羡慕自己的结拜兄弟,还没见过自己的齐天大圣。

人家的金箍棒拿出来,那才叫真正的横扫千军。

王霄这里叫人帮忙打造的,也只能是勉强能用。

“仙师放心,寡人现在就命人去安排。”

王霄点点头,转身向着殿外走去“我明天要用,抓紧时间。”

站在宣德楼前,王霄打量着这座乾元门。

他不是为身后那灯火璀璨,一顿酒席不知道吃了几百上千只羊的那些人而愤怒。

真要是为了那帮人生气,那王霄估计早就被气的爆炸了。

他停下脚步,单纯的是因为这座城门的名字,勾起了他的回忆。

曾经的王霄,也是号宣德。

在冬日里的风中站了片刻,王霄失笑摇头,动身去了蔡京的府邸。

赵佶父子俩,完全就是败类之中的败类。

这样的人居然能成为决定国家命运的皇帝,简直就是苍天无眼啊。

回到蔡府,看着众多赵佶的女儿,赵桓的妹妹,王霄也没给她们什么好脸色。

把众多大臣们送来的拜帖拿过来一一观摩,研究他们的笔迹。之后就是去了安静的房间里开始伪造书信。

朝中大臣们,每天都会送来一份拜帖。言辞华丽,极度谦卑。都是些毫无风骨可言,请安问好的帖子。简单说就是,想跟王霄套近乎。

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撇开幕僚,为表诚意亲手书写的拜帖,会成为弄死自己的工具。

出手宰了这些人,对于王霄来说没有丝毫问题。

不过这也太过于便宜这些人了,所以王霄选择让他们自己狗咬狗,自己推自己人去死。

历经众多世界,王霄的文学素养早已经积累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模仿笔记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小儿科。

而且王霄还精通各种雕刻印章的活计,他要是想混口饭吃,那是一点都不难。

写好了数十封信件的王霄,选择了暂时停笔。

他去了厨房准备弄些吃的。

来到厨房,王霄才发现自己之前对蔡京一家的奢华还是估计的低了。

厨房的规模很大,比起汴河边上的酒楼的厨房更大。

里面的厨子厨娘足有上百人之多,除了皇宫里派来的,还有之前跑了的被抓了的都回来了。

各种珍稀菜肴,名贵食材都堆的满满当当。而外面的板车上则是堆满了用过之后准备扔掉的废弃食材。

看着堆的满满的鸡鸭鱼羊,冬季里罕见,只有温泉监才有一些的蔬菜。王霄不解的问“这些东西都是要扔掉的?这都没用过吧。”

厨子急忙上前行礼解释“仙师,都是用过的废弃品。”

“这鸡的舌头是用来做百雀灵的,这鸭子的脚蹼是用来做糟酿的,这羊脸是用来做羹汤的,这鱼是用了鳃的,这些菘菜都是外皮……”

一只鸡只用一根舌头,一只鸭子只用脚蹼,一头羊也只去身上的几处地方,一条鱼只用了鱼鳃,一颗大白菜剥的干干净净只用了那么一点点的菜心。

“仙师位列仙班,什么样的好东西都尝过。小得们只是略尽绵薄之力,只求仙师享用舒畅。”

王霄默默的点头,没有说话。

他安静的坐在厨房里,看着厨子们为他操持出来了一顿足有三十多个菜肴的夜宵。

而且厨子们还惶恐的连声请罪,说是没想到仙师要吃宵夜,所以准备不足求赎罪。

看着装满了两辆板车的食材废弃物,王霄一言不发的吃宵夜。

离开厨房,王霄径直走向了大门,招呼守卫在外的皇城司的人。

“把厨房里的人都抓起来,送去河工工地上做工,每天秩序给他们三个冷馒头。做不好,我就抽了你的三魂六魄送畜生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