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林学长,雨曦,们这狗粮撒的,在我这个单身狗面前,实在太过分了啊。”仁青笑眯眯道:“稍微照顾一下我这个灯泡呗。”

林仲怀这才稍微转了一点目光看仁青,淡淡的回答:“既然是夏雨曦的闺蜜,就该明白她现在的幸福来的不易,任小姐难道不应该忍着单身狗的各种不如意来祝福的好闺蜜夏雨曦吗?”

“咳咳咳!”仁青差点被一口咖啡给呛到。

她咳嗽了下,不可思议的看着林仲怀。

天那,什么时候,风度翩翩阳光少年的林仲怀是这样的人了,真刚啊。

夏雨曦也懵了。

仁青却扑哧笑了。“学长说的对,我是应该祝福们,也确实为们和好感到高兴。”

林仲怀面色平静,瞥了她一眼,要是早知道仁青跟夏雨曦关系这么好,他当初就该打听到这个人的。

可惜,那时太伤心,一下子就冷了心,远走他乡,再回来早已经物是人非。

但好在,他现在把夏雨曦找回来了。

“学长,雨曦。”仁青认真的看着他们,道:“要幸福哦,一定要很幸福很幸福的。”

“会的。”林仲怀言语中透着毋庸置疑的坚定。

气质长发美女白裙飘飘花墙甜笑户外唯美写真图片

夏雨曦呆呆的看着林仲怀的侧脸,只觉得他说这个保证的时候,俊脸更坚毅,无比认真。

夏雨曦的心有一丝丝的慌乱,她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心跳如打鼓。

不是玩笑。

仁青点点头,站起来,对他们道:“亲耳听到学长的保证我也放心了,我先走了,不当们灯泡了,婚礼的时候记得给我请柬,无论如何,我都会来的。”

“好说。”林仲怀沉声道。

仁青就这样走了,去候机厅等待等级了。

夏雨曦和林仲怀在咖啡吧里,两个人坐在那里。

夏雨曦沉默着,半晌才小声道:“我没走,真的没走,我就是出来见见仁青。”

“刚才说了。”林仲怀道:“我也已经知道了。”

夏雨曦点点头,手在膝盖上放着。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半晌都没有动一下。

林仲怀的手伸了过去,修长的大手轻轻地覆盖在夏雨曦的小手上,整个手心里很温暖,还有点微微的潮湿的汗水。

夏雨曦一愣,抬起头来,对上身侧男人的脸。

“以后无论去哪里都必须给我报备,打电话给我。”林仲怀望着她。

“哦,我以为在见重要的客户,我没好意思打扰。”夏雨曦小声解释:“但我跟苏言说了。”

“无论多忙,都给我打电话。”林仲怀重申道:“也幸好告诉我了苏言,否则的话,我会生气的。”

事实上,他不只是生气,还很害怕。

心里很多情绪在夏雨曦不见的一瞬间全都涌了出来,那么汹涌。

他害怕她再一走就是那么久。

“嗯。”夏雨曦怔怔的望着他,半晌之后点点头,很认真的样子。

“要是一直这么乖巧就好了。”林仲怀伸出手,将她圈在自己怀里,眼中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夏雨曦觉得这个是公共场合,不太适合有亲密的动作。

“仲怀,别这样。”她伸手小动作生怕人发现似的去阻止他的手臂圈过来。

“别哪样?”男人眼底似笑非笑,充满了戏谑。

“知道的。”她才不相信林仲怀听不懂。

林仲怀低低的笑起来,一边笑一边靠近了她,鼻尖几乎贴着她的鼻尖。

那低沉悦耳的笑声从他胸腔里发出来,喉结还跟着滚动,呵出来的气息也落在了夏雨曦的唇上,热热的,一下又一下的像是羽毛般撩着夏雨曦的唇。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害我担心了,是不是该补偿我一下?”林仲怀的声音很是低沉沙哑,越是这样越是撩的厉害。

夏雨曦吸了口气,颤声问道:“怎么补偿?”

“说呢?”他反问,声音微微的上挑。

夏雨曦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那个,去车上吧。”

她大胆的开口。

可下一秒,林仲怀的唇就贴了上来。

所有的话语都消溺在唇边,他已然尝到了她喝过的咖啡的味道。

本来就不太喜欢这样的咖啡,可从她这里尝到了,却又觉得非常的美味。

夏雨曦想要推他,可被他大手攥紧了,挣脱不开。

夏雨曦没忘记这里是咖啡吧。

在这个地方她还是非常矜持的,也放不开,所以时刻都观察着周边的情况。

看到有服务生看他们,甚至玻璃窗外还有人往这边看,她眼底都是慌张,吓得赶紧推开林仲怀。

“不要仲怀!”夏雨曦气喘吁吁的低喊。

“不要仲怀?”林仲怀语气也稍微不稳,刻意压低,问到:“不要仲怀吗?”

“不是。”夏雨曦摇着头,慌乱的解释:“有人在看我们呢。”

果然,真的有人看他们,她羞红了脸,一个冲动把整张脸都扎进了林仲怀的怀抱里,再也不敢看任何人。

这样主动的投怀送抱,几乎是瞬间就取悦了男人。

他低沉的笑声从胸腔里爆发出来,那么磁性。

“夏雨曦。”林仲怀在她耳边低语:“知道吗?”

“嗯?”

“这样子,像极了多年前的。”他微微闭上眼睛,回忆起当年她的样子。

美丽的女孩儿也是这样容易害羞。

没想到多年以后,她已然如此。

夏雨曦没有说话,僵了下,忽然鼓足了勇气,道:“仲怀,我有件事情想要跟说。”

“什么?”林仲怀低头看她。

夏雨曦道:“那个,之前。”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低沉的男声打断了。“仲怀兄,真的是?”

夏雨曦一僵,立刻从林仲怀的怀中起来,低着头,脸上热辣辣的。

林仲怀抬眼,看到了贺径庭。

他也是一愣:“贺兄,是?”

贺径庭点点头,似笑非笑的看他,也没有躲避:“刚才看着像,本该离去,但觉得这个景象和情景实在是多年难遇,就冒昧走了进来,果然是仲怀兄。”

林仲怀看到贺径庭打趣自己,也是笑了笑,起身,道:“我来给介绍一下,内子,夏雨曦。”

夏雨曦呆了呆,赶紧振作起来,脑海里嗡嗡的直响。

他竟然那么介绍自己,这是夏雨曦再度震惊和窝心的。

因为她知道,内子和内人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