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64提不起兴趣

我“我破处之后如果你信了你打算如何背叛温柔乡、拜入合欢宗你这修为不可能啊除非你碎丹、把修为弄到练气期去重头修炼一遍。”

沈金玉“我对弄死自己没有兴趣。”

我“不一定死嘛,你可以找有经验者指点你碎丹的安方法比如权威的药宗储伍琉道友。”

沈金玉“他碎丹之后只跌到筑基期。”

我“因为那是他第一次实践他的安碎丹法有了经验总结后,下一次会做得更好。即使他迄今还没有找到最优解法,但如果他做不到,他会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他能力有限,而不会一边欺瞒你一边弄死你药宗这方面的名声还是靠谱的。”

沈金玉“药宗弟子说出口的话当然比温柔乡人说的可信,人品差距巨大。”

我“不,人品是其次了重点是温柔乡人说出口而做不到不影响你们的客源但药宗要是说大话然后玩砸了他们的丹药成交量搞不好要砍半一段时间那是多大的利润损失你知道吗随随便便几十个温柔乡的建设费就没了。”

沈金玉换了个坐姿表情有点冷“简洁些要不要跟我上床”

我“为你好,不要。”

沈金玉“我冒死求一睡。”

我“相信我,睡不到的在我衣服脱完之前你就被关押了。”是什么给了你自信以为温柔乡存在对外信息隔离

清纯美女私密个人生活自拍写真图片

沈金玉“只要你真心实意地愿意睡我,我相信那些人大部分会尊重你的选择权,且尊重的那部分人会拦住不尊重的那部分。”

我“你的重点抓得很对,关键确实就在于我对睡你提不起兴趣。”

沈金玉“我是长得远不如你美。”

我“那个倒是次要问题,毕竟我要是非看长相挑床伴,那选择范围实在太窄了,所以我愿意多考虑心灵美。具体到你身上,长相忽略不计吧,心灵美也暂时放一放,首先是灵力问题,那混杂的,你不难受吗我看着都难受,坑坑洼洼的,太丑了。”

多足蜥点了一下头。

沈金玉看向多足蜥。

多足蜥躲到了我身后。当然我的小身板肯定挡不住多足蜥庞大的身躯,但挡一挡视线与视线的接触还是可以的。

、05165那个东西

沈金玉问我“你要养它吗”

我“不,它不符合我的审美,盯着多看两眼都让我难受。”

沈金玉“虽然它不聪明,但听懂人话里的表层含义没有障碍。”

我“我并没有打算对它隐瞒我的态度。我对爬虫类这整个群体都不喜欢它们的外表。对两栖动物也基本是这种感觉。我喜欢带毛的哺乳动物。我知道在驭兽师的眼中,这很狭隘。”

沈金玉“还好。我也喜欢有温度的生物。”

沈金玉看向邬氏姐弟“你们两个不要这么紧张吧我又不会怎么你们。我以为在温柔乡的主事者中,我还算是脾气很好的一个”

邬波平勉强笑了笑“玉少说得是。”

沈金玉“也不用那么称呼我,按常规的叫一声沈道友挺好的,我听得惯。”

不等邬氏姐弟回应,沈金玉又说“对了,你们带姜道友进来,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给他开荤那么简单吧也不是单纯为了让他长见识对吗你们想让他拿走那个东西”

两姐弟脸色瞬间煞白。

沈金玉“我说了,你们不用这么紧张。其实想要那东西的人挺多的,也不差你们俩了。十大弟子一批一批地来,那东西在这里留不了多久,悬念无非是谁拿走而已。其实想想,由十大弟子拿走也好,其他人拿到了,说不定还会被想要那东西的人追杀,十大弟子拿到最安,后续也最消停。”

沈金玉“姜道友,我猜他们俩没有明白告诉你那东西是什么

,否则你就不会来了。”

我“是我不会感兴趣的东西吗”

沈金玉“是炉鼎和使用炉鼎者会感兴趣的东西。”

我“具体是什么”

沈金玉“如果你拿到,你自然会明白如果你拿不到,我也不多说以免污了你的耳。”

我“我觉得我还是很有竞争力的吧”

沈金玉“竞争力你连个方位探测器都没有。你旁边那位也是十大弟子的小美人显然比你更有备而来,不过我也不看好她,因为已经太迟了。想抢的人现在都已经到了最后阶段,你们现在才动手,获胜几率太小。”

我“如果你帮我们呢”

沈金玉“第一,我不会帮你们,我不喜欢十大弟子,你可以将这种感情理解为嫉妒第二,就算我自己想抢,现在才参与进去,也同样来不及了。”

、05166有些事情必须做

贺道友皱了下眉。

沈金玉对她说“你好像有点意外不会吧,以你的修为,你应该从一开始便知道自己成不了主力。”

贺道友“但我以为,我能参与、辅助,而不是,如你话中意思那般,仿佛连旁观都得碰运气。”

沈金玉“嗯如果你们有超出我预估的计划,也许你能辅助吧我不知道,我没有仔细跟进抢夺状况,可能,现在的事态已经大大超出了我的理解你可以自己去看看。你随时可以离开这栋房子,我不会拦,不过出去后,你遭遇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也不会救。你要明白,以你的修为,在这里是不可能完自保的,无论你准备了什么越级器物或者丹药,你自身的上限都只那么回事而已。”

贺道友“有些事情,是明知道极其危险,但只要有一丝希望便必须做到底的。告辞。”

我抛了一颗小冰球到贺道友怀里“祝你好运。”

贺道友捏着那小冰球对我笑笑“我觉得我这次是好运的。希望可以好运到能在出去后完整将它作为收藏品保留。”

我“加油。”

贺道友“谢谢,回头见。”

等贺道友走出去后,沈金玉问我“如果她出事,你一定会救她吗”

我“不能说一定,但如果我感知到了,如果我能比较轻松地救,如果她同意了让我救,那么我便救。我救的方式肯定是直接将她送离温柔乡,如果她为了其他目的而非要继续留在温柔乡里,那么,我也有可能不救。我不会为了救人而太为难自己。”

沈金玉“如果是他们俩在这里遭遇危险呢”他指邬氏姐弟。

我“差不多。如果我知道、能轻松做到、且他们需要,那我便救。以不让我产生心魔隐患为准。”

沈金玉“心魔啊”他笑了一下,“好吧,你既不想在这里享用美味,又不打算立刻离开,于是,除了打架之外,你到底想做什么呢”

我“去抢你们说的那个东西那需要打架吗”

沈金玉“你指哪种床上的打架需要。”

我“就这么个抢法”

沈金玉“不完是,但这一点尤为关键。”

、05167诱惑的气息

邬波平轻声说“那是一个会化为人形与人交合的秘境。”

我“秘境妖秘境精”

邬波平“不知道。”

我“确定是秘境吗”

沈金玉“如果你认为温柔乡是秘境,那么那个东西就也是。不过如果你认为温柔乡不够格成为秘境,那么那个东西可能够格。”

我“反正不会比温柔乡更差了”

沈金玉“历史没有温柔乡悠久哦,也不一定,只能说它出现在主世界视线中的时长短于温柔乡,但考虑到它化妖或者成精的前置步骤,也许它比温柔乡更老”

我“它化为人形后漂亮

吗”

沈金玉“我没见过。”

我“作为温柔乡掌权者之一的你都没见过,其他人更难见到吧他们还这么热火朝天地抢”

沈金玉“因为虽然没见过脸,但感知到过气息,强烈的炉鼎的气息。”

我“吸引猎物的诱饵气息”

沈金玉“也许吧。但有些诱惑,值得拿生命去冒险一场,因为如果不冒险,很可能会记挂终生,便成为心魔。”

沈金玉“你愿意感受一下那个气息吗违背合欢宗审美,但有足够诱惑力的气息,也许你会在新鲜感的刺激下沉迷进去换了审美偏向”

我“从毛绒绒换到爬虫类那可能需要的不只是一点新鲜感,大概得彻底洗脑才成。”

沈金玉“会这么绝对吗你毕竟不是合欢宗弟子,你与合欢宗的审美本来就有差异,平常的时候不显,但在一定刺激下差异扩大也不是不可能。”

我“这么一说倒是可以试试,但我还得先确认一下那只是隔着一段距离的感觉吗不会粘附到我的身上吧我可以随时隔离那感觉吧不会我恶心得想剥自己皮了,都还甩不掉那感觉吧”

沈金玉“你要这么问,我还真无法回答你,因为至今没有人觉得那感觉恶心,最多也就是懊恼自己在那份诱惑下的失控。”

我看向邬氏姐弟。

两姐弟摇头“我们没有试过隔离。”

我想了想,联系杨玺杏,很幸运,联系上了,也不知道是她已经回到了与主世界隔离浅的地方,还是她又用了什么小技巧。

作者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