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是得罪杨天这尊惹不起的大神。

一边是身败名裂牢底坐穿的大罪。

吴三金在这两者之间徘徊着,彷徨着,纠结得要死。

但他心里的天平也渐渐地偏向了前者得罪杨天再可怕,也可怕不过牢底坐穿的绝境吧?

可正当他要做出决定,给出回答的时候杨天却忽然拍拍他的肩膀,然后就走了。

这他就很懵逼了啊!

这尼玛什么情况啊!

这是在逗我玩儿吗?

杨天的确是走了,头也没回,很快就不见踪影了。

吴三金的心里却是开始疑惑、忐忑起来,一直到晚上,都心神不宁的。

他很清楚,一般人可是不会平白无故地问这么个问题的。

但一般人特么也不会问到一半就走了啊!

姐妹淘的美好新天地

吴三金实在搞不懂杨天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这种忐忑,一直持续到这天夜里。

一向喜欢去他包的情人那里过夜的他,今天倒是很安分地待在了家里。

因为太过焦躁,他直接躺上床想休息会儿。

可还没休息几分钟,他还是忍不住爬了起来,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宋主任?”

“喂,吴老板,怎么这么晚打电话过来?”电话那边的宋云涛有些疑惑地道。

“这个我今天遇着杨天了,他应该是你们医院的吧?”吴三金问道。

“呃是啊,你遇到他了?他应该不认识你吧?”宋云涛道。

“他的确应该不认识我不过,他忽然找上门来,问我知不知道楚依依的事情,又问我是不是给你们医院供应器材。这就有点奇怪了啊。”吴三金道。

“什么?他问你这些东西?你确定你没听错?”宋云涛的声音一下子都变得紧张起来。

“当然没听错啊,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听错啊!他就是问的这两个问题!”吴三金无奈道。

“那难道他知道实情了?你不会说漏嘴了吧?”宋云涛道。

“没有没有,我没说漏嘴。而且,最蹊跷的是,这家伙问完这两个问题,就走了,什么都没有继续问!这就让我很是心慌了,完搞不懂他是什么套路。”吴三金道。

“啊?没继续问了?怎么会?”宋云涛道,“那他专程去找你一趟是为了什么?就为了确认你是供应商?可这有什么用?”

“我也不知道啊!所以我现在才心神不宁啊,心里一直挂念着这事,想躺会儿都躺不下去。”吴三金叹气道。

电话那边的宋云涛沉默了。

过了数秒,宋云涛道:“没事,这小子虽然有些邪乎,但多半也查不到什么,你不会太担心。不过吴老板,被忘了我今天早上和你说的,接下来几批器材,都给我用最好的,绝对不能再出任何问题了。等这件事情平息了,再换那些普通的。”

吴三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宋主任你放心,接下来几批器材肯定都一点问题没有。唉,说来也是我没管好,没想到手下的人胡来到那种程度,连消毒水都不多用点,居然连乙肝病毒都弄出来了这事儿还是多亏了宋主任帮忙啊,不然恐怕还真不好压下去。”

“吴老板客气了,大家一起合作,一起赚钱嘛。这事儿也有张副院长的功劳在里面,没他提醒,我也没那么果断站出来。”宋云涛道。

吴三金笑了,道:“宋主任说的是,大家一起赚钱!你放心,你和张院长的那份钱,我绝对不会少给一分的。”

“哈哈,吴老板也是痛快人,那我也放心了。”宋云涛笑道。

过了一会儿,这电话就在欢快的氛围中结束了。

吴三金放下手机,心里也是安定了许多。自顾自地笑了笑,起身去客厅倒杯水喝。

他走出卧室,走过过道,漫不经心地走进客厅,准备去饮水机旁拿个杯子,却忽然看到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了个人!

“哎哟妈啊!谁啊!谁在那!”

客厅里的灯没有打开,一片漆黑。他还是借着窗户上透进来的星光才看清那个人影,可具体是谁他就看不清了。

他喊了这一声,过了两三秒,那人影却都没有回应。

他颤了颤,心中一阵恐惧,忽然想起来客厅灯开关就在旁边。于是他立马伸手过去,啪的一声打开了开关。

客厅里一下子亮了起来。

一切都变得清清楚楚。

吴三金朝着沙发那看去,却又是一愣,双眼瞪得大大的。

“杨杨杨天?你你怎么在这儿?”

没错,此刻坐在沙发上的,正是杨天。

而且杨天还不只是干坐着。

他的面前摆着一套完整的茶具。

他正拿着茶壶,往闻香杯里倒茶。

倒好之后,他旁若无人地拿起闻香杯,闻了一下。

“不错不错,吴老板家的茶叶和茶壶,都是上品啊。这小日子过得,很滋润啊。”杨天感叹道。

吴三金此刻还处在震惊与疑惑之中呢,听到这话,表情也有些尴尬,讨好道:“呃这个,我也就一俗人,这茶具是别人送的,我也不会用,这茶叶也是别人送的,我也不会品。要是杨先生你看得上,就拿回去享用吧,反正放我这儿也是浪费。”

“这倒不必,我可不是来拿东西的,”杨天笑了笑道。

他对吴三金招了招手,道:“吴老板过来坐。”

吴三金微微一怔,然后战战兢兢地走了过去。

明明这是在他自己家,他却有种这是杨天家的拘谨感

吴三金一坐下,杨天便将一个盛了茶的品茗杯递给他,道,“尝尝吧。”

吴三金拿着茶杯,坐在沙发上,却有些如坐针毡。犹豫了一下,问道:“杨先生,您是怎么进来的?我我都完不知道,都没来欢迎您呢”

“怎么进来的?”杨天顿了顿,道,“我就是闲来无事,想来你家坐一坐,然后就进来坐了呗。欢迎什么的,有啥好欢迎的。我就一普通人,哪里好意思打扰你吴老板呢?更何况刚刚你还忙着打电话?”

吴三金一听到这话,浑身都一颤悠,手上的杯子都歪了歪,洒出不少茶水来